第一章  总经理颜司明有特意发短信:

  “曦同学,东阳千万合同已签, 你的翻译值更高价。”

  叶曦用银行卡捂着胸, 一对黑葡萄杏眼弯弯, 笑意抵达眼睛。

  看得出来她是真的高兴, 从心底里往外窜的高兴,甚至因太过高兴,而不去纠结掉颜司明关于的‘曦同学’的称呼变换。

  在她身后,沈芷柔正对着梳妆镜, 用各种高级瓶瓶罐罐与小刮子小刷子粉扑,折腾她那张明艳脸。

  也幸亏她哥有手下留情,没把法拉利跑车一同封掉,临走时她有把前阵子出国旅行的行礼箱拖走。

  宿舍里衣服鞋子车子护肤品化妆品首饰皆有, 唯独缺少金钱与美食。实在没生活费,卖个二手品牌包也够活一阵子。

  面子是什么?

  能当饭吃吗?

  沈芷柔画着半只眼睛的黑线线, 扫一眼兴奋状态中的室友,啧啧两声调笑道:

  “一个公司总经理能有这么闲?还有时间给一小译员发短信。我看他多半是想泡你撩你, 曦宝贝儿,别傻乎乎上当。”

  “这是以实力服人。”

  叶曦柔声辩解一句,随即从抽屉里拿出纸笔,跟勤劳致富小松鼠似的,整理一个表格, 认认真真地计算着自己的全部身家。

  计算着一笔一笔的进账。

  积少成多的愉悦感无法言喻。

  银行卡账户余额已有小五万。

  欠助学贷款五千两百, 合翻译公司还得打三万多给她, 加加减减, 合计近八万,抛下原本存款,共挣得七万多人民币。

  如今,她可以忽略翻译工作室小单子,专心收东阳公司与译心翻译公司的译单,有时也会接其他公司的高价单子。